?
河南一农民收养日本伤兵47年送其回国后拒绝500万谢礼
  作者:admin     发表时间:2022-05-12    

  不是谁都能做到以德报怨,就连孔老夫子都说过:以德报怨,何以报德?,由此可见能做到以德报怨的那都得是圣人级别的人。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又要求我们要善良,诚实,讲道德。

  当初日本侵华战争,更是让中国人对日本人恨到咬牙切齿,纵使过了这么多年,也依旧放不下心头的仇恨。但河南有一个普通农民孙邦俊,虽然他人很普通,但他的行为却十分的高尚。他在日本侵华战争结束后,无条件收养了一个日本伤兵。

  1945年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,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发动,日本围困中国14年之久,也终于在这一年宣布无条件投降。

  投降仪式举办得很盛大,旁观者有数十万,不止有中日双方的人。投降仪式结束后,日本就开始安排他们的军队回国。

  1945年岁末,河南农村的一个普通农民孙邦俊上街赶集,在集市上看见一个衣衫褴褛,灰头土脸的人。

  看着天这么冷,这人却还穿得如此单薄,看起来也瘦得只剩一把骨头,似乎还带着伤,孙邦俊于心不忍,把自己带的两个馒头拿出来,给了那人。

  那人接过馒头也不管是不是冷硬,就慌忙往嘴里塞,一看就是饿了很久的样子,两个大馒头很快就被那人吃完了。

  孙邦俊赶完了集市,要回家,那人就跟在孙邦俊身后,孙邦俊走他也走,孙邦俊停他也停,孙邦俊说也说了,也凶巴巴地警告过他了,但是就是没用,那人认定了孙邦俊,非要跟着他。

  最后孙邦俊回到家,那人就在他家门口停下来,似是赖上了他。等到晚上天气越发的冷,孙邦俊出去一看,那人可怜巴巴地蹲在他家门口,也不动也不走。

  孙邦俊于心不忍,还是把他带回了家,后来慢慢的那人养好了伤,也学会了说中国话,他才张口对孙邦俊说明实情。

  他说他叫石田东四郎,是日本的一名大学生,当年日本侵华的时候,他被强制征兵。

  可是他只是一个拿笔杆子的人,纵使手中的笔被换成了枪,他也依旧是爱好和平,不敢杀人的士兵。

  因为他在战场上不敢开枪,所以当时的战友们一直嘲笑他,甚至排挤他,以至于日本投降后,安排大家返回日本时,都能把他落下。

  日本在中国造下了太大的冤孽,以至于石田在中国不敢说话,不敢求助,怕被人打死。

  一直到那天孙邦俊的出现,他把馒头递给他而不是扔给他时,他就知道这一定是一个好人,为了活下去,他只好死皮赖脸地缠上孙邦俊。

  孙邦俊听完了是田东四郎的话陷入了久久的沉默,当初日本侵华时,他也没少受日本人的苦,如今竟然在家养了一个日本人这么久。

  不知情的时候可以只把他当成一个可怜人,但如今那不只是可怜人,更是仇人,若是让乡亲们知道他竟然救了一个日本兵,他怎么对得起中国死去的将士们,怎么对得起那些被迫害的老乡。

  他想把石田撵出去,但一想到如今外面的局势,若是石田的身份暴露了,只怕石田就真的命不久矣。

  想了又想,还是善良占了上风,他决定还是留着石田,这也是一个可怜孩子,加入战争也并非他所愿,被祖国抛弃已经够可怜,就给他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吧。

  石田在他们家也不白吃白喝,他会帮助孙邦俊做农活,也会给孙邦俊的孩子讲一些他曾经学过的知识。

  这一养就养了石田19年,1964年孙邦俊生病离世,他去世之前仍然对石田十分的不放心,嘱托儿子孙保杰一定要好好照顾石田,如果有机会要把石田送回日本去。

  虽然他们都不说,但孙邦俊知道石田一定很想念自己的祖国,也思念家乡的亲人,回家是每一个在外人的心愿。

  当时的中日关系还非常的冷淡,中国人一听到日本就咬牙切齿,那都是曾经真切受过的伤,所以过了这么多年依然不敢遗忘。

  一直到后来的1992年,中日关系得以缓解,老一辈被日本严重伤害的大多已经不在,小一辈虽然牢记历史,但是内心并没有那么大的仇恨。

  1992年日本友好访华团途径河南南阳,孙保杰知道这是一个机会,他带着石田前往访华团,希望能找到机会送石田回家。

  也是命运使然,石田在访华团中一眼就看到了曾经的战友,尽管已经过了47年,他依旧认出了对方的容貌。

  战友看到石田更是震惊,他以为石田早就死了,毕竟当时他受了那么重的伤,还被留到了敌军的地盘。

  看到活得好好的石田,战友十分激动,与他相拥,询问他这么多年都是怎么过来的。

  石田一一作答,战友为了中国竟然有孙邦俊这样善良的人而感动,同年他们回日本的时候,也把石田带回了祖国。

  石田东四郎回到日本后,并没有忘记养了他十四年的孙邦俊一家,他在日本大肆宣扬孙邦俊一家的善行,呼吁大家爱好和平。

  回到日本后,石田家人给孙家送去了500万日元作为感谢,但孙家没有要,他们帮助石田是因为孙邦俊,而孙邦俊帮他不是因为想要他的钱,只是因为他善良,孙家后人不想让这份善良蒙上利益的色彩。

  后来石田东四郎就向孙邦俊的家乡泰山庙镇捐赠了600万日元,修建了太增植物园,后来日方又捐了一些钱,修建了中日友好小学。

  在当时那个年代,人们刚经历过战争,战争带给他们的苦难不是书本上的寥寥数语,而是真实的每一天的生活,是喷溅在脸上温热的血,是身上隐隐作痛的伤口,是失去亲人朋友的绝望。

  在这样的情况下,孙邦俊能放下仇恨,去收养一个伤害过他们的人,可想而知是遭受了多大的压力,甚至一家人因为收养了一个日本人,孙保杰都不被允许上大学。

  尽管历尽苦难,这家人依然善良。当时的人也并非不善良,只是在仇恨面前,很多人已经忘记怎么善良了。

  石田在孙家一家人的保护下,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,虽然日子过得不是很好,村里人依旧带着仇恨的目光看他,但至少没有伤害他,他已经很满足了。

  回家是他一直以来的心愿,孙家也尽最大的能力帮助他,四十多年间,更是多次向政府寻求帮助,虽然因为中日关系冷淡,没能达成,但中国政府为他上了户口,他也算是半个中国人了。

  这么些年过去了,他始终不曾忘记孙家对他的帮助,也真切地希望世界永远和平,不再有战争,也不再有仇恨。

  如今已经和平了70多年,几代人都已过去,那些伤痛变成了历史书上的一行行字,我们从字里行间感受先人们的绝望还依旧愤愤难平,更能体会到当时孙俊邦的善良多么不易。

  幸好石田也是一个知道感恩的人,让故事被更多人知道,让大家更加珍惜和平,未来可期,我们要永远秉承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,这样才能走的更远!

  鱼知水恩,知恩图报是做人的底线,投我以木桃,报之以琼瑶。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,这些都是中华民族前人们留给我们的财富!